10.0

2022-08-30发布:

浅抽深插岳母的肥穴

精彩内容:


  大學畢業後我留在老婆家所在的城市,我跟老婆萍萍結婚快一年了,一直和她住在單位裏,我們是同單位不同部門的同事。平時下了班沒事做,我喜歡和老婆一起上網看黃色網站增加點性趣,然後就……嘿嘿!也許我內心深處隱藏著戀母情結,漸漸的我發現每次看了那些熟女裸圖和**小說總是能讓我更亢奮,然後把一切慾火都發洩在老婆身上,老婆注意到了,每回都說我變態而後就呓咿呀呀享受著我給她更強烈的快感,以後我表現差了一點,她就會麻利的找出那些令更我亢奮的內容來刺激我,甚至在床上扮演我的母親讓我更瘋狂地插她的**穴,我們總會在‘騷媽’、‘淫兒’的淫叫聲中一起達到**頂點。

  但是我並沒有想過真正去找個像母親那樣年紀的熟婦體驗**,對熟女的渴望還只是停留在和老婆**時的幻想之中,性福快樂的日子就這樣一天天過去。

  上個月和老婆回家看嶽母,嶽母提出讓我們搬到她那裏和她一起住。因爲嶽父從去年退休後就迷上了打橋牌,經常連晚上都不回家,嶽母前陣子和他大吵了一架後,這兩個月更是只回來了叁次。嶽父母只有萍萍一個女兒,嶽母平常一個人在家實在太寂寞了,剛好我們的單位離這裏又不遠,老婆就纏著我答應了。

  第二天上午就我們搬回了嶽母家裏,我們的東西又多又亂,嶽母滿臉歡喜的幫著我們一起收拾。因爲是夏天,天氣很熱,嶽母穿的衣服又薄又寬鬆,蹲下身體幫我們收拾東西的時候,我不經意間大飽眼福了一回,當時我站在一邊面對著嶽母,眼睛一掃就看見了嶽母的衣領開口中間兩團白花花的東西在晃動,仔細一瞧,原來嶽母沒有戴乳罩,兩個白白的**少了依託就不老實啦。嶽母的**很豐滿,至少有老婆的兩倍那幺大,雖然有點下垂看起來感覺不比老婆的差,估計手感一定不錯。

  我貪婪的盯著,被老婆發現了,她用力的擰了我屁股,嬌嗔著白我一眼,揚手做打我狀,還好看來不像真在生氣,我邪笑著對她做鬼臉裝著吞了吞口水,也不敢再放肆了,老婆就放了過我。收拾好我們的東西,嶽母讓我和老婆坐在沙發上休息,自己又忙活著打掃衛生了,不停的滿屋子走來走去,嶽母渾圓肥大的屁股隨著身體的走動顫悠悠的,再次吸引住我的眼球,看著看著我不禁有些心猿意馬了,頭不停隨著嶽母的屁股四處轉動。

  老婆很快又發現了,輕輕扭著我耳朵在耳邊說:「臭老公,再不老實我把你眼珠都挖出來,那是我媽,也就是你媽呀,不許動歪念啊。」這時嶽母從冰箱拿了東西進廚房了,我就一把摸著老婆的**說:「騷老婆,我在床上奸你的時候你不也是我媽嗎,肥水不流外人田嘛,我只是看看而已,又沒有真想和她上床。不過說真的,想不到你媽都五十多歲了身體還如此惹火,比咱們在網上看到的那些熟女身體誘人多啦,原來現實的熟女看起來還真是別有風味。嘿嘿……如果……如果你媽願意的話,我可以考慮和她來一次,哈哈。」老婆**被我一摸聲音馬上低了下來:「哦……壞蛋……有媽在呢……老實點,媽看到多不好意思。」

  我不理她,繼續摳著:「嘿嘿……你媽又不是沒做過,看到了更好,咱們來個叁人遊戲。你媽屁股那幺大,在床上一定很騷。」說著我**不禁硬了起來,拉著老婆的手放在上面。

  「哦……」老婆輕聲呻吟起來,「大色鬼……嗯……用力點摸我……大壞蛋……說到我媽你就這幺硬了……告訴你……我見過我媽的穴……肥鼓鼓的水又多……弄著保證你舒服……哦……有本事你找媽去……只要媽願意……我不反對……哦……現在先讓我舒服一下……改天再和我媽弄……老公……哦……」昨晚上忙著準備搬家沒和老婆辦事,她有些急了,聽她這幺說大概是知道我有‘戀熟’這愛好,想提高氣氛所以順便拿嶽母來刺激我,我一聽自然更興奮了,把老婆抱過來背對我坐在我腿上,找準**賣力的揉起來。

  「你媽的穴真的那幺誘人啊,那我一定多用心,爭取早日享受到嶽母鮮美多汁的肥穴,你自己說的不反對哦。」

  「嗯……我不反對……噢……好舒服……反正我爸很少回來……媽一定很饑渴了……你就用大**安慰安慰媽……替我多孝順她……噢……我受不了了……老公……來……抱我進去……我們來一次嘛……老公……」老婆說的似真似假,我聽著卻更激動了,老婆若是不反對我也許真的有機會,連忙抱起老婆癱軟的嬌軀進了臥室大幹起來,直幹得老婆面紅耳赤連聲求饒才放過她。

  完事出來嶽母剛準備好午餐,見老婆臉紅紅的就問:「萍萍,你的臉怎幺那幺紅,是不是生病了?」

  老婆臉更紅了,一時說不出話,我接過說道:「哎,是啊,萍萍發燒了吧,剛才我感覺快把我的……手燙熟了,不過已經喝了點補品,我想沒什幺大問題了。」老婆一下子脖子都紅了:「媽……沒……沒事啦,我沒有不舒服。」吱吱唔唔說完瞪了我一眼,嶽母覺得有點奇怪,打量了我們幾下看我們都是衣裳不整的,馬上明白了,臉也跟著紅了:「哦,哦,沒事就好。」慌忙轉身去端菜了。

  老婆推了我一把,埋怨我:「你這壞蛋,這下媽已經知道了,多難爲情。」「嘻嘻,知道就知道嘛,有什幺關係,慢慢她會適應的,嘿嘿。」老婆擡手又想打人,幸好嶽母及時喊吃飯了。吃飯的時候嶽母和我老婆都不好意思的低著頭不說話,氣氛很微妙。我開始細細打量起嶽母,嶽母今年五十叁歲,原來在一家服裝廠當設計師,退休叁年了,身體還保養的豐滿白皙,眼角有幾根細細的魚尾紋,看起來很有一種半老徐娘的成熟韻味。就這樣我們在嶽母家裏開始新了的生活。

  平常我們上班去了,嶽母一個人就買買菜做做家務。我們下班回來吃飯時是嶽母最開心的時刻,我一聲聲媽長媽短的逗的嶽母很開心,精神漸漸好了,看起來更年輕了。搬到嶽母家的第二個週末我們本來準備帶嶽母去市郊度假區輕鬆一下,可週五下班前單位臨時安排我老婆出差外地一個月,我也要加班一天。

  晚飯時老婆吱吱唔唔的說了:「媽…單位安排我明天出差一個月,我不能陪您了。老公明天也要加班……要不後天老公陪您去。」「哦,那算了,等你回來再一起去吧。」嶽母稍微有些失落。

  我連忙接著:「媽,萍萍去不成,我們兩個也可以去,等下個週末我陪您去玩它兩天,好嗎媽,就這樣定下來。」

  「那……好吧。」嶽母又高興了。

  一週很快過去,又到了週末,週六早上,吃了早飯,嶽母收拾好家務又磨磨蹭蹭換了幾套衣服都不滿意,最後換了套裙子,我看了一眼,嶽母身體曲線真挺誘人,薄薄的裙子裹著胸部鼓鼓的,屁股肥滿渾圓,雖然腰粗了一些,看起來一點不比我老婆差。

  「媽,就穿這身吧,看起來比萍萍還漂亮了。」「呵呵,媽老太婆了怎幺跟萍萍比啊,真的好看嗎,那我就穿這個啦。」嶽母聽我這幺說很高興。

  這時已經上午十一點,我們輕裝出發了,去度假村的車上,嶽母緊挨著我坐,第一次這幺長時間和嶽母貼近身體,我聞到嶽母身上一股淡淡的香水味中間夾著誘人的體香,那是和老婆身上完全不同的成熟女人的體味。隨著車子的搖動我和嶽母的大腿也不時磨擦著,嶽母腿上軟軟的暖暖的,我的心底漸漸有了異樣的感覺,不知嶽母裙子裏面的身體是否如黃色網頁上的熟婦一樣肥肥白白別有風味,想著想著車子到達目的地了。

  進了度假區裏邊人很少,中午的天氣悶熱起來,見遊泳池裏沒人,我提議嶽母到泳池泡一泡涼快涼快。

  「遊泳?媽不會呀,而且沒有遊泳衣。」

  「沒事,天氣這幺熱泡著舒服,我教您遊泳,泳衣這裏買就是了。」「好吧……那你要保護好媽,媽從來沒下過遊泳池。」「沒問題媽,我們去換衣服吧。」

  我叁兩下就換好遊泳褲,躺在泳池邊的躺椅上等嶽母出來,一會兒嶽母也出來了,我頓時眼前一亮,嶽母穿著貼身的遊泳衣,豐滿的**都遮不住了,**上邊一小半都露在外面,顫悠悠的有點下垂,乳溝很深,**明顯凸起兩點,尤其令我心猿意馬的是大腿根部的**鼓起像個肉包子,兩片大**被遊泳衣勒顯出來,甚至能看到中央的凹陷,我眼睛緊緊的盯著直到嶽母走近我身旁。

  見我直盯著她身體嶽母臉紅了:「咳……別這樣老盯著媽……可以下遊泳池了,」

  我擡頭笑瞇瞇的說:「媽,看不出來,您都五十叁歲了,身材還這幺棒,一點不比年輕人差呀,說實話,您這樣真比萍萍好看多啦。」我沒有誇張,老婆的身體瘦了點,穿著泳衣沒嶽母這幺惹火。

  「呀,回頭我就告訴萍萍,看她不跟你拚命,呵呵。」嶽母滿臉得意的笑著,「媽,這是事實嘛,告訴她也不怕。」

  我站起來扶著嶽母的腰準備下水,嶽母的腰真有肉感,我先下了泳池站著一手抓住嶽母的胳膊,一手扶著她的腰引導她慢慢下來了,嶽母很緊張,身體一進入水裏,就抓緊我的手。

  「媽,放鬆一點,這裏是淺水區,就當是在浴盆裏就行了。」嶽母鬆開手自己活動了一會兒就很自如了,我向深水區遊了一圈回來,嶽母看著我,表情很羨慕似的,我就拉著她往更深的水域走。

  「媽,來,我教您遊泳,很簡單的一學就會。」嶽母躍躍欲試:「媽剛才看你遊了,你好像很輕鬆,亂動著就遊開了,我先試一下。」

  說著就學著手腳劃了幾下,身體卻很快失去平衡,差點被水嗆到了,我連忙拉住她站好,「媽,不是這樣亂動,手腳要有節奏的配合才行,來,我扶著您再試幾下看看。」

  「哦,是這樣,媽再試一下,你扶好了,別讓媽嗆到水了。」于是我把嶽母的身體託了起來,一手托著腹部,一手放在嶽母的大屁股上,嶽母劃動著沒有注意到,我一邊和她說話一邊有意無意摸著她屁股,嶽母的屁股又大又肥,遊泳衣只裹著一部分,大半屁股露在外面,白花花的挺有彈性,比老婆的屁股大多了,心想嶽母的身體這幺誘人,嶽父又整天不回來,那嶽母的**豈不是沒辦法滿足,真是浪費了這成熟迷人的**。

  摸著摸著我下身就有了反應,腦子裏冒出一個糜亂的淫念,或許可以試探一下嶽母,弄不好能跟她親熱上嘗嘗熟女身體的味道,也替嶽父滿足滿足嶽母的身體需要,想到這裏我的**已經完全硬了起來,一走神托著嶽母腹部的手移到肉棒上磨了起來,嶽母身體失去依託沈了下去,啊的一聲掙紮起來,水一下子灌進嘴裏,其實水不深,我站著頭部都在水面上,嶽母卻更慌張了,撲騰起來手到處亂抓,我清醒過來**馬上軟了,慌忙抱住她把她的頭拉出水面,嶽母站穩了身體,還是嚇的摟緊我的脖子,趴在我肩膀上‘呃呃’吐著嘴裏的水,我抱著嶽母輕拍著她的後背。

  「媽,對不起,我剛才腿上癢伸手抓了一下,沒想到讓您受驚了。」「唔……唔……沒事,媽只是喝了一口水,現在好多了,也怪媽不爭氣,這兒水這幺淺是媽過分緊張了。」

  嶽母雖然好多了,還在喘著粗氣,**隨著呼吸在我胸口磨擦著,我不禁又心癢癢了,**又勃起了,手從嶽母背部滑下去抱緊了屁股。

  「媽,接下來我會注意的,不會再讓您嗆水了。」嶽母的屁股被我一抱緊,我們的下身就擠在一起了,我硬挺的**正好頂在嶽母的**部位,嶽母明顯感覺到了,哦的叫了一聲,身體微微顫動了一下仍抱著我。「嗯,媽不學了,下次吧,歇會兒我們去曬曬太陽,有點冷了。」嶽母大概是剛才嚇冷了,我見她和我這樣抵著下身沒躲開,膽子更大了,按緊她的大屁股摸了起來時而移到背部撫摸一下,裝著不是刻意摸她的屁股。無奈**不爭氣,居然不自覺的動了兩下,磨著嶽母的**。

  嶽母這下似乎明白我在使壞,臉明顯的紅了,羞澀的說:「哦……你……你怎幺……別抱媽這幺緊……」

  我已經做的很過分了,嶽母也沒有責怪,我開始懷疑嶽母也許是身體太久沒

  受到刺激,**這樣被我**頂著有快感,總算得到了一點點安慰,所以縱容我這樣放肆。我就剛脆直接的只摸著嶽母的屁股,**更用力的頂在嶽母**中央的凹陷處。

  「媽,您的身體好軟,抱著真讓我捨不得放開,要是萍萍身體有您一半性感就好了。」

  「哎……」嶽母聲音變了像是在呻吟,「我是你嶽母……不要這幺說……放開媽……我們上去曬太陽……」

  說著卻沒有行動,我確信此時的嶽母身體深處壓抑已久的**已經被我挑逗出來了,只是礙著輩分關係不好意思放開,于是我手陷入嶽母臀溝裏抓住她大屁股上軟綿綿的臀肉,在她耳邊輕聲說著:「媽,我知道嶽父常常不在家,您一定很寂寞,需要滿足嗎,我可以幫您……嗯……」嶽母粉臀被我一抓,整個身體軟了下來靠在我身上:「哦……不行……不要這樣……我是你嶽母啊……也算是你半個媽了……不能亂了輩分……而且萍萍要是知道了還不……把你吃了……媽的老臉又往哪裏擱……嗯……別抓媽……媽的屁股了……媽都老了……你要弄就……弄……你的萍萍去……」嶽母這幺說大概最顧忌的就是萍萍了:「媽,誰說您老了,您的身體不知有多誘人呢,我抱著您比抱著萍萍的**還……還興奮,您看……我的……**從來都沒像今天這幺硬過……這都是因爲您……我真的好喜歡您……我可以偷偷滿足您……萍萍不會知道的……」

  說著我搖動腰部**用力左右磨擦著嶽母的**,隔著薄薄的遊泳衣嶽母的**柔軟而飽滿,甚至能感覺到肥厚的**偶爾也蠕動著,嶽母的穴說不定已經濕透了,更直接的刺激令她嬌喘籲籲,伸手想推開我身體。

  「……哦……不要……不要這樣……好女婿……先放開媽媽……我們起來再說……好嗎……」

  我心頭狂喜,有機會了。手往臀溝深處一探摸了一把嶽母的肥**,又飛快在她嘴唇親了一口:「好的,媽,咱們上去。」嶽母嘴巴**兩處遭襲,驚叫了一聲:「啊……你……你太過分了……」臉上又羞又氣,我壞笑著拉她上了泳池。嶽母在躺椅旁站著沒說話,臉上潮紅尚未褪盡,雙手交叉垂放著遮住**部位,像是在防止我再次襲擊她的**,我看著她的乳溝說:「媽,幹嘛站著不說話,躺下來嘛,我們繼續剛才的話題。」我暗示著她,嶽母瞟了一眼我下身坐了下來:「啐,剛才說什幺了,你這孩子,存心讓媽難堪。」

  「媽,我哪裏存心了,要怪只能怪您太迷人了,我才忍不住……呵呵。」我扶著嶽母的肩膀讓她躺下來後,輕輕捏起嶽母的香肩。

  「哦,好舒服,嗯……你說,媽真的不老麽?」嶽母向後仰著頭望著我。

  「嗯……是老了點……」我故意逗她,手慢慢滑到嶽母**上逗弄著凸起的**,「但是,您這種風韻猶存的熟女風情和成熟豐腴的**比任何女性都誘人,讓人看過一眼就永遠忘不了。」

  「哼,胡說八道,嗯……嘴巴這幺甜,難怪我女兒眼光那幺高都被你騙了,啊……你又不老實了……」

  嶽母按住我的手不讓我動,我就用整個手掌揉著她的胸部。

  「媽,在我眼裏您就是這幺誘人,當初我要是先認識您,就不會要萍萍了,不過現在您要是願意,我還要您,媽,行嗎?」我把手從衣領開口伸進去,發覺嶽母的**硬了。

  「嗯嗯……別瞎說……媽不會讓你亂來的……嗯嗯……媽最多只能……只能讓你摸摸媽的身體……其他的不行……哦……」嶽母堅持著最後一道防線,我已經在心裏喊萬歲了:「媽,這可是您親口答應的,不許反悔喲,以後只要不發生性關係,我就可以隨意動您的身體的任何部位,是吧我的好媽媽?」

  「嗯……媽答應你了……但是只許在我們兩個人的時候……記住了……讓人知道了我們就沒臉了……哦……稍微用力一點……捏媽的……**……哦……真舒服……」

  我簡直已經是吃下了定心丸,雖然不能直接享受嶽母的身體,但只要一想可以任意撫弄她的大屁股和肥**,我的**就已經變成鋼棒了。

  下午客人漸漸多了起來,畢竟在公共場所,擔心有人看見,我抑制住撫摸嶽母**的**,又摸了幾下**,就把另一張躺椅拉到嶽母身旁安分的休息了。

  邊休息邊和嶽母無所顧忌說著話下午很快的過去了,太陽還沒落下,卻已經六點半了,我爬了起來:「媽,我們起來換了衣服去吃飯吧,六點過了。咱們早點吃過飯去參加舞會,晚了怕沒位置。」

  「哦……時間過得真快,嗯,好。」

  嶽母坐起來伸了伸懶腰,胸部鼓的更凸了,我又心癢了,顧不上遠處正有人走過來,走過去扶著她站起,手摸著肥屁股。

  「咳,別亂動,有人來了。」嶽母拉開了我。

  接著我們就換了衣服去吃飯了。晚上餐廳的客人還真不少,等了老半天才上菜,吃完晚餐我就急急拉著嶽母來到舞廳,離上半場舞會結束只有半個小時了,還好有位置。舞池中央的燈光非常暗,只能隱約看見人影。舞曲是半場連續播放的,上半場是慢節奏的情侶舞,我屁股還沒坐穩就拉上嶽母進了舞池,一把抱緊了嶽母豐滿的大屁股,嶽母也自然的摟住我脖子。我摸著嶽母的肥臀感覺到了叁角褲的輪廓,**馬上立正了,頂住嶽母的**伴著節奏磨起來。

  「哦……小壞蛋……又來了……會不會讓人家看見了……」嶽母輕輕咬著我的耳垂哼叫起來。

  「媽……放心吧……我剛才在旁邊看過了,這裏只能看見人影……您安心讓我服侍您吧……我的好嶽母……」

  嶽母挺有風情,咬著我耳垂哼得我心裏都酥麻了,我撈起她身後的裙襬把手伸進叁角褲裏感受大屁股的圓滑。

  「哦……乖女婿……喜歡媽的大屁股嗎……」嶽母主動挑逗我,「嗯……我好喜歡……親媽媽……」我摸著了她的屁眼在上面滑圈。

  「噢……乖女婿……花樣真多……噢……你覺得媽是不是很騷……」嶽母越浪了。

  「嗯……我的好嶽母……您越騷我就越喜歡……」「嗯……你喜歡……媽以後就多陪你……哦……媽好久沒這幺舒服了……」昏暗的燈光讓嶽母大膽而淫浪,我的手進一步往前摸索,嶽母的穴縫已經濕糊糊了,我揉著**說:「媽……您的**濕了……浪水比您女兒還多……媽您真浪……」

  「噢……噢……真的幺……媽的穴比萍萍的肥……水自然多了……嗯……別太用力……」

  嶽母的話實在太淫糜了,我一激動吻住她的嘴,嶽母很快熱烈回應著,抱住我的頭,舌頭伸入我嘴裏吮吸著,我們如同一對熱戀的情人狂吻著舌頭糾纏在一起,和嶽母的不倫淫慾使我近乎瘋狂了,一邊和嶽母親親吻著一邊拉下她的叁角褲,拉開褲子拉鏈把**掏了出來,然後從前面把嶽母的裙子掀了起來,迅速握著**頂在嶽母濕滑滑的肉縫上。

  「唔……唔……」

  嶽母的**第一次和我滾燙的**毫無遮攔的貼在一起像要被融化了,穴裏緊接著就冒出一股浪水燙得我**更是奇癢難耐,我情不自禁磨了起來,嶽母也像要失控了似的,兩手緊緊按住我屁股,下身劇烈扭動,讓**和我的**碾磨在一起,我一手抱著嶽母的屁股,一手扶著**在嶽母肉縫中間一頂,整個**被嶽母的**吞了進去,嶽母的**又滑又熱暖暖的裹著我**,我左右擺動身體讓**在嶽母**裏攪動,很快嶽母的**裏蠕動起來緊夾著我的**,接著更大一股熱乎乎的**從**深處噴湧而出。

  「啊……啊……大**女婿……啊……媽不行了……媽瀉了……噢……媽舒服死了……親女婿……噢……」

  嶽母低聲淫哼著得到了我給她帶來的第一次**,雖然我只插入**,嶽母就按耐不住瀉身了。我意猶未盡,腫脹的**蠢蠢欲動想深入嶽母**裏,可惜我們都站立著,嶽母的腿不分開配合一下,我的**無法完全進入她體內,仍只能讓**部分在嶽母**裏活動。

  這樣我慾火攻心欲罷不能,渾身不自在的要命,舔了舔嶽母的香舌對她耳語:

  「哦……媽……我的親媽媽……騷媽媽……您舒服……可我更難受了……媽您把腿分開一點……讓我把**全部插進你**裏嘛……」嶽母雖然剛剛瀉身,聽了我的話**不覺又動了一下把我的**夾緊了些,頭卻搖了幾下:「嗯……不行……媽剛才實在忍不住才任你……**進入……陰戶裏亂動……這樣已經超過媽下午對你的承諾了……再深一步媽媽和你就是**了……那不行……媽不會答應的……哦……」

  「哦……我的騷嶽母……哪裏還有嶽母把**和女婿的**磨在一起的……其實我們這樣已經**了……不過這樣更刺激……是幺媽……您這幺浪……我真的想痛快的弄你一回……您也會更舒服的……來嘛媽……來一下嘛……」嶽母猶豫了一下還是沒有分開大腿,「嗯……就算我們已經**了……媽認了……這樣媽就很舒服……媽只能答應你到這個地步……不然媽以後不理你這個壞女婿了……嗯……要不媽可以用手幫你……」嶽母就是不答應,我也無可奈何,快速的微微拔出**又插回去,讓**在嶽母**裏進進出出,雖不盡興但感覺比剛才好多了。

  「哼……騷嶽母……自己舒服了就不管我的難受……我不要您的手……我只要您的肥穴……我頂死您……頂腫您的騷肥穴……」「哦……好舒服……壞女婿……你用力頂吧……媽又舒服了……噢……這樣頂比剛才還舒服……噢……媽今天要被你弄死了……噢……媽的穴又癢了……」騷浪的嶽母真是如狼似虎,很快又發騷了,我又抽頂了幾十下**就開始發麻,我知道要射精了,連忙抱緊嶽母的屁股,又抽動幾下就射了,**從嶽母陰戶裏緩緩流了出來,流到**和大腿上。

  「噢……好燙……壞女婿……你把媽的**燙熟了……哦……媽愛你……媽喜歡你的大**……壞女婿……媽的壞兒子……」嶽母主動的摟緊我用舌頭在我嘴裏攪動,我的身體像被掏空了,手接著摸到嶽母的**在上面輕撫著。又過了一會兒,嶽母才依依不捨的鬆開嘴,撫摩著我的胸口輕聲浪語:「乖女婿……這下你也舒服了吧……媽的身體上下都被你摸遍了……你可不能忘了媽……」

  

Contents


嚴選免費成人小說
妹妹的小嫩屄        老婆在我面前被網友幹       性感絲襪小保姆的誘惑        我與老媽之間的秘密       淫蕩的妻子
夜,媽媽的慾望        出租房子搭上老婆思芸        母女叁人        和日本少婦的不倫之戀
我和老姨的秘密